ИЛЬЯ ЧЛАКИ - 你,我…… (Ты, я...)

Поиск

Календарь

«  Февраль 2023  »
ПнВтСрЧтПтСбВс
  12345
6789101112
13141516171819
20212223242526
2728

Дружественные сайты:

  • Международная Федерация русских писателей
  • Literatur Niedersachsen
  • Литературный журнал Edita
  • Статистика

    Понедельник, 06.02.2023, 10:14
    Приветствую Вас Гость
    Главная | Регистрация | Вход | RSS

              И Л Ь Я   Ч Л А К И

    你,我…… (Ты, я...)

    剧中人物(登场人物):

     

    德米特里

    小丑(女小丑)

     

    译者注:

    德米特里的爱称或小称:季马、季莫奇卡、季穆利亚、季穆夏米佳、米坚卡,季姆、季   姆奇科;

    安德烈的爱称或小称:安德柳什卡、安德柳哈;

    伊拉的爱称或小称:伊罗奇卡、伊莉申卡、伊露希克;

     

    两居室住宅。标准房屋配置。房间内杂乱无章。

    德米特里躺在沙发床上。一个小丑靠坐在他的腿边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季马!季莫奇卡!你怎么回事!我在叫你,可你都不看我一眼!季莫奇卡!不要这样,不要这样,听着,你应该微笑、开朗、乐观。来吧,看着我,快点看着我。然后微笑。对自己说:我很好,一切都很好。(译者注:从下文看,此处小丑开始扮演母亲角色)季穆利亚!……醒醒,宝贝,你妈妈来了,醒醒...喂,快看,我在这儿,我就是你妈妈!你知道吗?我的宝贝出什么事了,谁欺负我的孩子了?!季穆夏!……如果你决定睡觉,那就好好躺着,把床铺好,把衣服脱掉……我的小宝贝!……还是你想和我玩点什么有趣的游戏?比如说,玩糖纸游戏。你有那么多的糖纸。来吧?或者给我看看你收藏的邮票,这样更好。你有多少张邮票了?一千,两千?如果你表现的不好,我就罚你去站墙角!但是你是不会让妈妈难过的,你是爱我的是吧?你爱我吗?我可怜的小宝贝!……唉,说说看,是不是今天发生了什么事?是不是有谁欺负你了?院子里的孩子?还是在学校遇到了什么事?无论如何,你都应该诚实,永远说实话,即使真相是苦涩的。没有什么比卑鄙、怯懦、谎言更糟糕的了。答应我,永远不要欺骗我和你爸爸。答应我。嗯,这就好,做一个聪明的孩子。如果爸爸还活着,他会带你到直升机上去玩,他有很多朋友,在机场也有朋友,是飞行员。他们不会拒绝你爸爸的请求。他们非常爱他,非常爱你的爸爸。你们会坐上直升飞机,飞到空中……你应该从来没有坐过直升飞机吧。我知道你一定会很高兴的。好了,起床,起床吧,你上学迟到了。天哪,在早上叫你起床真是一种折磨。晚上应该早点睡觉,早上起床就不会这么困难了。你学会几何了吗?不要打架,规矩一些,不能每天都被批评,你看看,整个考核计分薄都被写满了。两分,两分(译者注:俄罗斯学生成绩评分标准为五分制,五分为优秀,四分为良好,三分为及格,两分为不及格)……难道对你来说,让我高兴就这么难吗?坐下,好好学习,拿个五分。要知道你是可以做到的,你可以的。就连你的老师们也都说你并不是傻瓜。你实在是太懒了,季莫奇卡。你将来要如何生活呢?人生总应该要有所追求的。你活着是为了什么?你会成为什么样的人?如果爸爸还活着,他会非常伤心的。他会骂你的。因为你所有的不幸都只能归咎于你自己和你的懒惰!你都在想些什么?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!要先好好学习,然后仔细思考一下你想要什么!我理解,姑娘,爱情,但是你不能因为这些就抛弃其他的一切!天啊,请你可怜可怜我吧!……

                  德米特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    (大喊)。够了!闭嘴!我不想听你说话,不想!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她就让你这么难受吗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难过。我很快乐,我很快乐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  快乐不是嘴上说说的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  听着,关你什么事,你凭什么一直掺和啊,我又没有求你!滚开,别惹我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不,我不能眼看着你这个样子!在你心情恢复之前,我要留下来陪你。请不要喊叫,我想看到原来的你……我也不知道怎么形容……善良、友好、快乐……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  傻瓜!傻——瓜!“快乐”!有什么可快乐的?!没有钱,生活一团糟!……你还提什么快乐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希望你……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你快滚蛋!照你说,我应该兴奋的引吭高歌?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为什么要如此夸张?请正常一点,我只希望你能正常一点。然后我立刻就离开,真的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好啊,我来给你跳舞。干一些豪壮的事,让所有的邻居都竖着耳朵听。现在我们就开始做,让我们来一起开开心!..

    德米特里打开收音机。音乐响了起来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过来,小不点儿,我一个人不知道怎么跳舞。

    德米特里叫小丑到自己身边来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好吧,只是请不要着急……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跳起来!你一直在唠叨!……把腿动起来!来吧,我们跳华尔兹!嘿,亲爱的!……你这个胖女人...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已经很久没跳舞了……已经忘记该怎么跳了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你可以的,可以的。脚放这里,脚放这里,就这样,就这样...现在跳的快一点……要听音乐,这是音乐是为谁响起的……是为我们,只为我们,为你、为我。唉,美女,别偷懒,跺跺脚,跺跺你的大脚……喔,来吧!就这样,让邻居的吊灯都掉下来。你可以做到的,可以的……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好害羞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不好意思吵闹吗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(因为)跳舞。我感觉我什么舞姿都跳不出来,就像一头母牛。我像母牛吗?看吧,我已经意识到了!我甚至连动一动都有些不舒服……可是以前,当我还年轻的时候,我跳舞跳的很好……我是这样认为的。是不是?你觉得呢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对你跳舞的看法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嗯,算是吧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我认为,那会是很可怕的情景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不是的,我常常被邀请去跳舞,所有人都希望和我一起跳舞,所以……我不知道,可能,你是对的吧。可他们那时为什么看着我?他们就是这样看着我的!……为什么,你说呢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性饥渴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吗?但这关跳舞什么事?不,我不明白。的确,可能正像你说的那样,但这说明不了什么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什么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你说——什么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—— 没说什么,不——不,什么都没说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傻瓜!白痴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也许吧,我不知道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什么是白痴——你不知道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想知道!……让我静一静,静一静!我已经厌倦了你这些白痴的蠢问题!你已经长大了,过了问这些蠢问题的年纪了!唉,你为什么看着我,你想要我干什么?我可不能再为你生个弟弟。没有爸爸可生不了孩子。可爸爸已经去世了,你明白吗?在你很小的时候就死了。当然,你并不记得他,你又怎么能记得他呢,你那时候才两岁啊。啊,你两岁的时候多可爱啊!……一头金黄色的卷发,就像从画里走出来一样。那时我都不能带你上街,因为路人会羡慕的看着你,而你会同所有人交谈。你曾经是多么优秀、多么善良、温柔的孩子啊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是的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怎么,你不相信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相信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你那时候很爱我!不能没有我。一分钟都离不开我。就像小尾巴一样跟在我身后,我也正是这样叫你——小尾巴。你甚至和我一起睡,一直到你九岁,哪儿见过这样的事儿。你是个特别胆小的男孩儿。是的,你什么都怕,却对老鼠有怜悯之心。我记得当时把手伸进衣柜,检查捕鼠器,发现正有一只老鼠,被铁片夹住脊背,它吱吱叫着,发着抖……你看到后就开始哭,无论怎样都无法理解,即使老鼠还小,却也是有害的,会传播传染病。可你却坚持己见:“可怜的小老鼠,可怜的小老鼠!不要哭,我们会救你的!妈妈,妈妈,你快帮帮她吧!”唉,然后我就要立即赶过去帮忙。抓起捕鼠器,扔到大街上的垃圾坑里去。等我折回房间,你又开始不停的用各种问题折磨我——你是怎么帮忙的,现在怎么样了...你曾经是这样的孩子。连老鼠都会同情。从那儿以后我只在夜里检查老鼠器,免得会被你偶然发现,伤害你幼小的心灵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这音乐会妨碍到你吗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 不会。你为什么这么问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 我觉得声音太大了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 那就小点声,不然女邻居就会因为噪音跑过来,犯不着跟她打交道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 你不打算再跳一会了吗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 我觉得已经跳够了天也晚了。也没有心情了。我已经不适合跳舞了——老了,胖了……难道我以前也这样吗?!(我以前)修长、苗条、富有活力……这就是年龄对人的改变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 够了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现在已经没有什么能帮我了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可怜见的!..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年迈,多病,咳,我多害怕这些啊!..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  害怕什么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害怕自己的老去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我可不怕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一点都不怕?这是不对的,怎么能不害怕老去呢?每次看到镜子里的自己,我都会感到恐惧,想要哭泣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那你哭了吗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哭了。一边坐着一边哭,回忆自己的一生。我这一生经历了什么?虚荣、谎言、悲伤、痛苦……你……我曾拥有的只有你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那父亲呢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?

               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你爱过他吗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当然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非常爱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爱过他!非常爱他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然后呢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没什么!就是爱过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那你为什么这么慌张?爱过就好,还有什么比爱情更好的呢?那他爱你吗?父亲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爱!他的生活不能没有我!他!……他!……他把我捧在手心里!你不能问我这种问题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是的——是的,我明白,爱情、激情,回忆这些会让你受到伤害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你看!你一点都不心疼我,完全不心疼我!你怎么能这么对待我!……就像,就像对待一样东西,陌生人或者其他什么!……要知道你是有心疼我,理解我的时候……也从不粗鲁的对待我,也不会像同街边小商贩那样同我交谈。因为她并不存在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闭嘴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天啊,她为什么要出现!如果没有她,可能,一切就不一样了,就会好一些的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我已经说了,闭嘴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所有的一切都是因她而起,所有的一切都是因为她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我要杀了你,老太婆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不喜欢你的成绩考核薄里有那么多的两分。如果爸爸还活着,他会非常难过的……但是他不会打你的,不会!爸爸是个非常善良的人,他连一只苍蝇都不会伤害。他只会说:“没什么大不了的,小事,明天我们的季莫奇卡就会改正,明天季莫奇卡就会拿到五分了”。是的,如果是第一次出现这种事,他会这么说的。但是这不是第一次了!整整两周了,你的成绩考核薄内只有两分和一分。季马,你应该好好学习!你的爸爸多聪明啊,他完成了两个院校的学业,还进行了论文答辩,成为了一名科学家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他是科学家吗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要知道。大家都认为他特别有才华。他甚至完成过一项发明,说实话,我并不是很清楚他的发明是什么,好像是和数学或物理有关,我在这些方面一窍不通。他本来可以成为院士,是的,有人举荐过他,但是...唉,一切发生的太不是时候……他还那么年轻!……为了纪念他,你也应该,也没有权利不好好学习。明白吗?为什么不说话?难道给自己清洗餐具就这么难吗?只为你自己洗一个盘子!你已经是成年人了,而我还不得不像哄10岁孩子那样劝说你!在你七年级之前,不用我开口,你就已经自己做完所有的事了:洗漱、打扫、给我打下手。工作已经让我很疲乏了,季马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那就找份轻松的工作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什么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没什么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不,你肯定说了什么,但是我没有听到!你再说一遍!

               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我保持沉默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你不想再说一遍了!你知道你说的什么鬼话嘛!如果我去找一份轻松的工作,那我们以后怎么办?挨饿吗?!我拼命的工作,接私活,不就是为了能额外多挣一点钱,为了我们生活好一点儿,可以给你聘请辅导老师,让你能考入大学,为了……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为了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是的,为了你!你居然还敢这样和我说话!你必须要考上大学。以此来纪念你的父亲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咳,够了吧,烦死了。换张唱片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我想去剧院。你和我一起去吗?听说《同时代人》剧院上演了很有意思的戏剧,一票难求。但是我能弄到票。我们单位新来的女绘图员同剧院的管理人员是同班同学。我同她关系不错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同管理人员关系不错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是同新来的女绘图员。她答应过帮我弄票的。你去不去?带上谢廖沙,他是你的朋友,他也会很感兴趣的。我请她帮忙拿到三张票,所以你可以给谢廖沙一张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我什么剧院也不想去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要不我们去看电影。或者去做客也好。去阿列什叔叔家他肯定会很高兴的他那么喜欢你。走吗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你去吧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你不去吗?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你去剧院,去看电影,去叔叔家、婶婶家,你想去哪去哪!就是别管我!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看看,你都生病了。都跟你说过了,跟你说多少遍了——外面很冷的时候,不要露着脖子出去。哦,我的上帝(或我的天)!..可怜的孩子。我现在就去给你做蛋黄甜酱(译者注:用生蛋黄和糖搅成)、芥末膏...不管你说什么,我都一定要给你烫烫脚。把温度计拿来。看在上帝的面上,不要起来,发烧时要躺在床上。睡一会儿吧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本来挺好的,我累了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是的——是的你看起来很疲倦。睡吧,我的宝贝,睡吧。我要去上班了。有什么办法呢,我应该走了。我心里很难受,可是我不得不去。不能,不然就会被开除,我已经陪你整整一周了……你生病了……我就把电话放在这里,好吗?记得给我打电话,随时都可以给我打电话。我的小可怜 ,可怜的孩子。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  妈妈,我是不是要死了?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  你说什么呢,你说什么呢!怎么能这么说话!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  我好几次都做了同样的梦,好像我死了,你把我埋葬了。所有的人都去送殡了:你,谢廖沙,玛利亚·伊娃诺夫娜还有她那愚蠢的数学,阿列什叔叔,所有班级里的同学。而我看着你们,看着你们哭泣,我也因此开始可怜自己,我也开始哭泣,但是却不能站起来,走出棺材,因为我已经死了。

    小丑          季莫奇卡!..

    德米特里      我要死了吗?